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棋魂][1/10] Dice, in a Game of War

作者:readerofasaph

原作: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801/chapters/187860


章节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文案

融合奇幻和推理的架空良识向同人。碁城的私家侦探和谷受雇于塔矢亮,追踪被驱逐出境的Sai。一系列魔术般的神秘死亡与和谷接手的新案件有着共同点,而和谷发现他必须正视自己的求索之路,还要在更多人遭受伤害之前找出真相。

 

第一章

 

遂古之初,

谁传道之?[注]

 

我吃完午饭回去的时候,发现塔矢亮等在办公室里。到此为止,今天过得还算不错。

他礼貌地闯了进来。我碰碰门把手,卸了锁的大门向内打开;踏进里面,我发现房间还保持着自己离开时的模样:灯关着,窗帘低垂,空调循环空气,发出低沉连续的嗡嗡声。幽暗中塔矢坐在办公桌前,背对着我。我试图抑制愈加惊讶之情,而这时他站起来,转身,鞠躬,然后开口。

“和谷。”

一个好侦探从不吝惜提问。一个伟大的侦探则会设法让他的问题听起来适宜得体;因此,我笨拙地尝试了几秒,然后决定这么问:“你在我办公室干什么?”(这可是个经典的质询,并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被过度使用。)

塔矢又鞠了一躬。如果这是想表示歉意,那么他失败了。塔矢活到现在,从来不会费心对任何人表示谦逊。在办公室里,对我这些褪色的墙纸、简陋的家具还有一整个拥挤乏味的房间来说,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奢华的冒犯。刺绣丝绸衣料披覆着颀长的身躯,使他看起来不同凡响。他耳朵上的红宝石饰物闪烁微光,手上戴着占术师的指环。一枚指环表示达到一个等级,他戴着八个。

我叹了口气。“我大概不能怪你想要进来;如果等在外面,在碁的这个区,甚至在你想到要占卜会不会被抢劫之前,你就会被抢了。”我打开天花板上唯一的灯,在桌子后面坐定。“坐下,然后告诉我你来干什么。”

他照办了,双臂在膝上交叠。“你不会喜欢的。”

他还是那样,还是塔矢亮,这让我烦恼,也让我卸下防备。“我从没喜欢过你带来的任何惊喜。说吧。”

“我需要你找到Sai。”

好吧,这个惊喜和比以往更令人不快。“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塔矢亮说这话很愚蠢,因为即使一个玩笑脱光衣服在他面前踮着脚唱歌又跳舞,他也认不出来。“为什么?”

他踌躇着。“这里安全吗?”

这个问题刺痛了我,让我回忆起那些自卑、不安,以及塔矢和世界上所有人之间永恒的鸿沟。“我的工作干得很好。但你也别太当真。”我拉开书桌抽屉,拿出一块对折起来的塑料棋盘,啪地一下打开。一堆小小的黑白磁性棋子散落出来。“你自己检查。九乘九的棋盘就行了,对吧?”

我把整套围棋推到他面前。一些棋子掉到地上,我没去理睬。而塔矢却在意着。他弯腰拾起棋子,把黑子和白子分成两堆,然后将棋盘摆放到和桌子边缘齐平。自始至终他都皱着眉头。

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斥责我。

他开始一枚枚地排布黑子,用食指和中指拈起每颗棋石,在棋盘上构筑出一个复合几何图案,看上去像一个五边形嵌进一个正方形。这用了十颗棋子。

“下一颗白子。”他说。

我的工作也需要使用围棋,甚至每周都会用到。每次我触碰它、看见它,就会有某种……情感。并不能算后悔。有一点嫉妒。还有太多无奈。我想好路数,把棋子落在右上角的星位,他黑色图案的斜对角。

棋盘震颤着,然后棋子开始自由移动。我们静候它们停歇。我看着塔矢端详棋盘。他眉头微皱,呼吸平顺。完美的冷静自持,完美的全神贯注。没人在这方面能比得上他。棋盘上的响动逐渐停止了。白子盘踞在正中央,黑子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环绕着它。

“这里很安全。”塔矢说。

“我知道。”我忍住想要提醒他的冲动:是的,我能够解读卦象,尽管我速度比他慢、准确度比他低。难道不是所有人都速度比他慢、准确度比他低吗?“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急着要找Sai?”

“我父亲失踪了。”他用一般人发布公告的语气说,“你应该听说过,最近几个月全国的卦象都很不利吧?”

“瘟疫流行,田地荒芜——所有人都听说了。只要我有耳朵就会知道。你是占卜出来吧,我猜?”

“在国家占术师里,越智和芦原首先预见了灾难。后来大家要求我核实他们的结论,而我的占卜证实了那些预言。”

近年来,有占术师开始认为占卜这一行为本身就会影响他们预见的未来。塔矢亮没有这种道义上的顾虑。

他继续说:“寡头理事会准备采取行动了。父亲决定离开碁,看能不能在别处找到解决方案。但他已经好几个月杳无音信。更糟的是,我没法占卜出他的所在。”

作为一个私家侦探,我自认能够解读人们的表情。然而,塔矢总是能在这方面打击我的专业性。所以,我能看出他在担心意味着他实际上非常担心。“你知道,占卜不出人在哪里也没那么稀奇——”

“对我来说很稀奇。”

好吧,尽管在为父亲担心,塔矢还是个傲慢的混账。“你觉得Sai对这事有帮助?”

“父亲也许去找他了。”

“然后失败了?”

“我没那么说。”

我考虑着目前的状况。很明显这是政府的事——不过是非正式的,鉴于塔矢独自来找我。这是那种我更想避而远之的案子。可是,这项委托包括了条件优渥的出行(而且我会让塔矢来付钱)以及一份也许很丰厚的酬劳。如果成功的话,塔矢家族还会欠我一个人情。

而且,我还有可能再次见到进藤。

“如果你没兴趣——”

“我有兴趣。你开条件吧。”

“我需要你在一个月内找到Sai。”

“一个月?他可能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在哪个国家。”

“你不想去找他?”

很明显的陷阱,特别是塔矢用傲慢的语调说出来的时候。可我不会承诺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我可以试试。我成功的机会和其他人一样。唔,比其他人更大。”

塔矢把手伸进他那件装饰过分的龙凤长袍,拿出一个包裹放在桌上,里面的钱币叮当作响。“五千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一万。”

即使已经知道这是一桩大生意,我还是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带着这么多钱的时候你真不该在街上乱跑。”

“我等着你的定期报告。”他说,无视了我刚才的话。很好,那就随他去。塔矢真是个死硬派。“你知道报告要送到哪里。”

“那你父亲呢?你想让我找他吗?”

“……不。”塔矢回答绝对犹豫过,可当我看过去时,他的表情很冷静。“我不需要知道这个。”

“如你所愿。”我耸耸肩,“你付钱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们之间的沉默变得尴尬起来。塔矢说:“我很遗憾你没能加入国家占术师。你在我们这里会干得很出色。”

我差不多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即便如此,我的痛处也被他戳得太准了。“塔矢占术师,有些话题我只允许几个特别的人对我提起。你不在这个范围内。”

他微微睁大明亮的杏眼,然后低下头。“抱歉冒犯了你。我不会再来打扰,除非你还有问题。”

塔矢离开了,门在他背后喀嗒一声关上。我感到一阵反胃。

我意识到了这代表什么:严重的消化不良。

 

#

 

我叫和谷义高,十九岁。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碁城做私家侦探——这里唯一的独立私家侦探。在这个行当里,大多数人都靠国家或者实力雄厚的家族(比如说,塔矢家族)的赞助来维持生计。而我有着特殊的声望。所以独立接受委托的我赚得比大多数侦探都多——至少赚的钱不至于让我向那个五年前自己曾逃离的家族低头。

我的大部分工作都平淡无奇。塔矢离开后,还有三件委托等我处理。第一件是调查一个商人的妻子,她多疑的丈夫是我的委托人。我竭尽了一切努力,而结果只显示出这位女士是碁城为数不多的忠于丈夫的妻子。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法说服委托人别再花钱雇我每天跟踪她。我不会抱怨钱来得太容易,于是目前为止我一直在受理他的请求。

我拿出信纸和钢笔,一边写信给他说我会终止合约,一边思考第二件委托——来自桑原本因坊的占卜请求。我超过一半的收入是由占卜得来,桑原老头是我的常客之一。他的委托没那么频繁,但支付报酬时都极其慷慨。作为回报,我就不去深究为什么他要找我占卜。毕竟作为本因坊,他可以让国家占术师来为他服务。他的委托多种多样,琐屑如下星期的天气情况,重大如死刑犯的清白与否。我用那块光滑的金色榧木棋盘进行所有占卜,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买下了它,一直把它藏在书桌后面的柜子里锁好,只有在完全独自一人时才拿出来。然后我把回复连同往常的免责声明一并寄给桑原——无论如何,占卜只会告诉你可能发生的事,而且相当笼统。 

桑原老头又不需要我教他怎么占卜。我经常被矛盾的心情折磨:我既想弄清他让我占卜的动机(仍然对Sai留有徒劳的好奇?热衷于做一个讨厌鬼?),又想乖乖闭嘴接受那些急需的酬劳。

我们已经发现,对于一个私家侦探的生活需求来说,钱远比好奇心重要。今晚我会进行占卜,把结果和账单一起寄给桑原。

我第三个委托人是伊角。

我写完信,用花体字在末尾题上落款,把它装进信封、贴好邮票后,扔进待发文件格里。然后我用力打开书桌抽屉下面的档案柜,取出一个暗粉色纸质文件夹,上面的标签写着“伊角/乐平”。

文件夹里只有一封电报,是三天前伊角寄来的。“紧急委托。乐平速至,届时详谈”。

据我所知,伊角和乐平住在弈国的五子城。从那里坐火车到碁需要大约两天。具体时间得参照时刻表,这意味着乐平随时都可能出现。

我可没那么期待再次见到缩小版的自己,但是看在伊角的份上,我需要去见见这小子。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必须专程热切恭候他到来。

我伸手拿起黑色转盘拨号电话的听筒放到耳边,听着里面单调的声音,然后开始拨动金属转盘。一个数字,又一个数字,我拨出了一个记忆深处的旧电话号码。

对藤原佐为的第二次调查已经开始。我准备从最有可能的信息源开始着手。

藤崎明。

 

 

注:原文是作者引用David Hinton翻译的英文版《天问》。

附:第一章单独的文案里提到的一些设定。七个寡头执政者统治着碁,国家占术师负责监管混沌与秩序之力的平衡。


第二章

  3 2
评论(2)
热度(3)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