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棋魂][2/10] Dice, in a Game of War

作者:readerofasaph

原作: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801/chapters/187862


第二章


上下未形,

何由考之?

 

藤崎还是像我记忆中那样美丽。她穿一条飘逸的棉布印花裙,戴着饰有缎带的草帽,秀发打着卷从脸庞两侧垂落,看上去就像是田园风情画中的人物。只是她的嘴紧抿着,有所戒备;她的微笑——我必须花点力气才能让她展颜——也显得心不在焉。我们坐在约好的一家宾馆的茶室里,点了柠檬水和冰品。(让她直接来访会让我感到不自在,而且办公室周围的环境不适合女士出入。)

她用吸管搅拌着饮料,不再和我有眼神接触,于是我得以考虑另一个要问的问题。

“所以自从——呃,两年前以后你就没再试着联系进藤?”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联系。他就那样消失了。你自己也应该明白,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就在那里。”

“那时他被寡头正式驱逐出境,我是为他送行的人之一。”我仍然记得那一晚我和进藤一起站在城门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塔矢亮也在那里——仓田厚也是……还有名人……本因坊……棋圣。还有夕阳中那个鬼魂摇曳可怖的轮廓,死一般寂静。它停在那儿,直到进藤背对我们沿着公路走远,才跟上前。然后,在惊鸿一瞥中,我看清了Sai:明亮的双眼,优雅的侧脸。“但我本来以为进藤可能会告诉你他要去哪里,或者会写信给你,之类的。”

她又抿紧了嘴。对于Sai的事,她总是立场分明——至少,她对于进藤的事立场分明,而进藤总是和Sai联系在一起。“说得好像他们有给他时间制定计划似的。”

“我不怪你,”很快她加了这么一句,“你一直是小光的朋友。”

我不自在地用调羹在面前的覆盆子冰沙上挖了个坑。我不确定自己算不算进藤的朋友。也许我从来不是。实际上,进藤总是一意孤行。所有和他有关的事一直都悬而未决,一半属于这个世界,还有一半属于另一个世界。

进藤光。通灵者,鬼语者;游走在生与死之间的少年。不,我从没真正了解过他。

“至少,你能帮我联系上他的家人吗?”我试着说,“他们也许有线索。说真的,哪怕知道他在哪个国家都对我有帮助。”

她沉思着。刻花玻璃杯里,她的水果沙冰开始融化成一汪浆水。

“我会把你介绍给他的母亲和祖母。如果你坚持的话,”最终她开口了,“但是除非你有必要,请别过多打扰他们。这两年他们过得很艰难;他们从没真正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奇怪。很多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也不太明白。”

“小光没有做错任何事!”

他可以算做错过,我想告诉她,但我知道这是徒劳。我永远都不能让她知道是塔矢亮雇我来调查的。“至少,让我和他祖父谈谈会很有帮助。是他给了进藤通灵的能力,对吗?”

她点点头。“那是家族遗传。我应该能安排你明天下午和他见面,你有时间吧?”

“当然。”

终于,藤崎开始吃起甜品,她舀起融化的橙色液体里的桃子碎块,文雅地咀嚼。“和谷,你真的觉得你能找到小光?”

她的左手搁在桌上。我瞥一眼她无名指上朴素的婚戒,然后看向她的脸,那是充满希望却又饱含痛苦、惹人怜爱的女孩的脸。“如果别人能,我就能。”我说。但我的内心在质疑,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

 

回去的时候我发现办公室又被人闯了进来;这是今天第二次。锁被卸下,门虚掩着。不管这次的访客是谁(他一定是个相当出色的贼,因为这次离开前我仔细地上了锁),他就是想悍然宣布自己的到来。

我走进去,发现房间笼罩在完全的静默和黑暗中。

我迅速探身按下电灯开关,灯泡闪烁亮起的瞬间,一阵小型旋风袭来,我来不及反抗就被扑倒在地。髋骨重重地撞到地上,我疼得蜷缩起来。

视野突然变得一片光明,但压在身上的重量似乎并不打算动弹。我眨眨眼,看见自己的脸正冲我得意地微笑。

“我长高了。”乐平宣布。

我叹了口气,把他从身上推开。幸运的是乐平似乎很乐于合作,鉴于他已经成功地吓到了我。

“你就不能敲门吗?”我抱怨着爬起来。他也跟着起身。站稳后,我们开始了惯例程序,交流彼此的情报——身高,体重,新添的疤痕,变化的肤色……任何让我们看起来更加相像或者不那么相像的特征。“你现在多大,十五岁?你怎么能长这么快?”

“我的身高和你一模一样。”乐平咧嘴笑了,“现在我们真的可以交换身份。”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他就一直在幻想这码事。

“可是你说碁语的口音很可怕,而且你还在变声。”我得意地笑,“但是我很高兴看见你变得这么帅气。谁教你撬的锁?”

“杨海。”他看看这里,瞅瞅那里,对办公室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乐平永远是这么精力充沛。每次和他见面,我都要感谢混沌与秩序之力,幸好这个捣蛋鬼是归伊角管,而不是我。“这里太无聊了。你不想重新装潢一下吗?”

“如果我有这么多钱可浪费,还不如租个更高档的办公室。”我在扶手椅上坐下,“不说别的了,你带来的是个什么案子?”

乐平在我对面坐下,倾身向前,双臂在桌上交叠,一脸诚挚并且,靠,用我的眼神盯住我——以前需要伊角或是森下帮忙的时候,我经常以那种眼神看着他们——实际上,一般是让他们给我买吃的。

“伊角想你。”他简单地说。

立刻,我心里有某种坚硬、多刺的东西梗住了,喉咙发干,很快这化作一股温柔感伤的暖流。

我想说点什么,失败了;又试了一次还是失败,最后终于设法挤出一句:“我也想他。”

乐平对我龇牙一笑。“那就搬到五子来。”

“别傻了,不可能。”

“为什么?你不是一个人开事务所的吗?”

“这不代表我可以随心所欲。你知道,如果要去五子,我就得从零开始重新构建客户群和情报网。”

“你能做到。那里有伊角和杨海。还有我,我很有影响力!”他说得这么严肃认真,我忍不住想大笑,随即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金项圈。哦是的,乐平没说假话。他比我有影响力得多。

“没你想得那么简单。碁是我的家,我喜欢呆在这里。”

乐平做了个夸张的鬼脸,意思是“快别骗我了”。我皱起眉。如果我确实有不去五子的理由呢?但这不代表我愿意对这孩子承认我有理由。我换了个话题。“不说我的事了。你是因为电报提到的事来的吧?”

他的情绪转换之快教我吃惊;没想到这小子还能变得这么严肃。“陆力被指控了,因为杀人。”

他停了停,给我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等等等等。你是说,那个帝国占术师陆力?谁被杀了?”

“王世振。我们在一处内部宫苑发现了他的尸体,那里只对宫苑仆人和占术师开放。”乐平说话时没有看我,“杨海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当时出任务去了,我也会被当成嫌疑人。”

一个帝国占术师被指控杀死另一个帝国占术师。这可是大新闻。国际新闻。“说实话,这听起来像是弈国的内政。伊角想让我做什么?”

“伊角坚持要让你来调查。证据都没什么说服力,而且没人知道要怎么着手调查。整个皇宫一片混乱。这个案子可能会和Sai的事一样轰动。”

Sai。这两个音节也许会永远困扰着我。

“还不止这些。最近我们的一些占卜都失败了。”

我意识到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你们也是?什么时候开始?”

“有时候我们不能解读棋盘上的卦象。有时候,解读是错误的——等等。”乐平也拥有侦探的敏锐嗅觉;有时候,我觉得以他的天分去做占术师是一种浪费。“碁也是这样?”

“今天我和塔矢亮见了一面。他告诉我最近他的一些占卜没能成功。”但是,塔矢的占卜和寻找Sai有关,涉及到Sai的话,失败的几率可想而知。另一方面,我掌握的混沌与秩序方面的知识其实很渊博,据我所知,直到Sai一案浮出水面之前,在世界历史上都仅有几例棋盘占卜失败的记录。

“那么杨海是对的。这是件大事。和谷,”乐平抬头看着我,坚定而专注,这正是我曾经的眼神——在我还是森下的学生,还相信神、世界和这个国家的当权者的时候。“不光是伊角。我也真的想让你帮助我们。”

“我别无选择了,不是吗?好吧,我需要你再详细地讲讲案情。不过让我们先吃点东西。你留在碁的时候会和我住在一起吧?”我冲着他放在书柜旁的棕色小行李箱点点头,“希望你不介意睡沙发,因为你也只能睡在那里了。”

“不是吧!“他哭丧着脸,“我年纪小你该让着我。”

“把床给你睡才是浪费,小混蛋。你喜欢寿司吧?”我打开门准备出去,然后停下,思考装一把新锁的必要性。我并不留恋办公室里的旧东西(也不心疼钱),但是一天内锁被撬开两次!我作为侦探的名声恐怕毁了。

“我要培根和煎蛋。”我走下台阶时乐平坚持道。

“那是早上吃的,笨蛋。”我说,在楼梯下对他咧嘴一笑。“等明天早上吧;我带你去我家旁边的小餐馆,那里物美价廉。”

但是到了早上,我们根本没有吃饭的时间。


第一章     第三章

  2
评论
热度(2)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