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Minho/Newt] in the spaces in-between

作者:technicolouredmonochrome

原作: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66705




in the spaces in-between (you help me breathe)

注:发生在电影剧情之前。


这件事Minho永远不会告诉Newt,但他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Newt的脸。

那张脸很近,太近了,让他喘不过气。他畏惧地躲开,不顾一切地摸索着武器,随便什么东西都好。那双手伸向他,他又犹豫地挪向前。(当他回忆起这第一次,想起的只有Newt眼睛的棕色和头发的金色,一轮光晕让他在正午的太阳下发光。)

“离我远点,”他嘶哑地说,但那个陌生男孩一脸固执,他一边皱起眉、抿紧嘴,一边牢牢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出笼子。对男孩的体型来说,他的力道确实不小,温暖而令人悸动的触感透过衬衣,手臂从容地环住他的腰,简单地支撑住他;然后他双膝一软,倒在草地上(颊边凉凉的,这熟悉的感觉触发了关于某个地方的印象)。他在地上蜷缩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男孩开始聚集在他们身边,他绝望地试图忍住想吐的冲动。

“你还好吗?”那家伙说,但他只是蜷缩着,把脸埋进草地。他快要死了,就死在这个不知是哪里的地方,而恐慌抓挠着他的喉咙,威胁着要割裂皮肤、溢出嘴唇——“喂,喂。”他立刻抬起头,又看到了这家伙,他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小心翼翼地直视他的双眼。“会没事的。有我在。”

天知道为什么,可他相信他(也许是因为他说话的方式,也许是因为那些话让他突然不再恐慌,也许是因为他想要相信), 然后他闭上眼,呼吸着。


 * 


“Minho,”一天晚上他说,从吊床上直直地坐起来。“Minho。”

Newt向他望去,挑起一根眉毛,一边在石头上磨着一把刀。

“Minho,”他又一次说。这个名字,这种吐字的感觉让他一阵悸动,眩晕、过瘾而且美妙。“Minho,”于是他在舌尖玩味着这个词,从磕绊到流利到完美,然后露齿一笑。

“Newt。”

他如此迅速地转过头,看见Newt不以为意的模样,他仍然熟练地在石头上磨着刀,尖锐的沙沙声如同抚慰的旋律,尽管金石摩擦的声音那么刺耳。Minho皱起眉。“什么?”

“你一直在说自己的名字。”Newt说,在黯淡的灯光下定定地看着他。“所以我也想加入进来说我的名字。”

他的话让Minho惊讶地笑出声,Newt对此勾起嘴角(Minho很快了解到,这对Newt来说差不多就等于大笑),然后他躺回吊床,惬意地舒展身体,双手枕在脑后。也许是肾上腺素的作用,但今晚的夜空看上去不再那么凶险,周围闪烁的微光给他一种离奇的愉悦,他不顾一切地想留住这种感觉。

 “我喜欢。”Newt说,他的刀仍然在石头上沙沙作响。“Minho。”


*


他第一次离开幽地的时候,Newt和他在一起。

“Minho,”Newt叫道,冲他一笑。“你跟着我。”

他点点头,紧紧握住行者装备的带子向Newt跑去,站在他身边。幽地很安静,行者们四散着,等待大门开启。

“你跟紧我,”Newt继续说,包覆起他的双手,把他的手指弯曲成拳。“跟紧,不然就会迷路。如果你迷路了,我们就把你留在那里交给怪兽处置。”

Minho做了个鬼脸,然后机警地再次点头。风声和低沉的轰隆声传来,然后大门打开,金属的嘎吱作响每次都会触发Minho的应激反应。

“准备好了吗?”Newt边问边向他望去。Minho对上他的视线,看见了那双眼睛的暖意,于是明白Newt永远不会丢下自己。

 “尽量别掉队。”Minho笑着回答,然后在Newt惊讶的笑声中迈开脚步。


*


一个月后,另一个男孩被送来时,打开笼门跳进去的人是Alby。

“我还以为是你负责接待呢?”Minho问,一边看着那个新人吐了一地,Alby安慰地慢慢轻抚他的背部。

“不,”Newt耸耸肩说。“一般是Alby负责,但是你来的时候他正忙着。”

他和Minho一样把手臂交叉在胸前,两个人默默看着Alby几乎毫不费力地扶起新来的孩子,示意别人“给他一点空间”。

“而且,”他们短暂地沉默了一会,Newt继续说,“你这么好看,我可不忍心不管你。”

这句话让Minho觉得脸颊发热,但他笑了笑,友善地用肩膀撞撞Newt。“你对我狠不下心,不是吗?一看我的脸就知道你想留下我。”

Newt对此报以嘲笑,但Minho还是感到Newt的肩膀挨着他颤动起来,知道他在笑让Minho莫名地开心,他们两个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新来的男孩试图自己站起来却又跌下去。

“不过我想Alby会比你做得更好。”

Newt脸上的愤怒完全值得接下来他们在地上干的那一架。


*


时间晚了。比平常要晚。Minho转过一个个拐角,加快速度,脑中回忆着路线。左,右,右,右,左。

呼啸的风声似乎在预示着什么,Minho的同伴冲他大叫“给我快点!”,逐渐攀升的恐惧开始全力向他袭来。

“该死,”他低声诅咒。“该死该死该死。”

出口就在前面,但低沉的轰隆声响起,墙壁震颤着,然后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它开始合拢。

“加油Minho!”同伴叫道,他已经安全到达门的另一边。“快点!”

他加快速度,脚步重重地踏在砂砾上,血液在耳膜里喧嚣鼓动。

“快啊Minho!”

他已经跑过一半路程,但墙壁向他靠得越来越近。

“加油!”

太快,太短暂了。

“快呀!”

他跑不出去了,他不能他不能他不能——

一双手伸进墙缝,抓住衬衣把他往前拽,他笨拙地跌倒在地,下巴撞上某个胸膛,他整个人顺着那股力道滑出去。

人群发出一阵宽慰的长叹,但Minho的心跳太剧烈,呼吸太急促,他仰头望去,能看到的只有棕色和金色金色金色。

“该死,”然后他听到了那个声音,感受到了自己身下起伏的胸膛、咚咚咚几乎要跳出胸腔的低沉心跳,然后他的视野逐渐清晰,看见Newt躺在他身下,头发乱蓬蓬的,眼里的担忧几乎满溢。“啊,好险。”

“太险了,”Alby严肃地说,Minho感到有力的双手把他扶起来,他努力试着不让自己双膝一弯软倒下去。”你到底在想什么?“

Minho说不出话,该死,现在他的大脑也许都不能正常运转,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来到幽地的第一天。

视野狭窄起来,周遭的一切开始模糊,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漂浮,又仿佛在溺水。但随即有温暖的双手捧住他的脸,视线再次聚焦,他看见Newt凝视着自己,那么近,他们的脸颊几乎相贴。

“Minho,”他说,声音温暖、有力而平稳。Newt的话让他有了存活下来的实感,将他从澎湃的心绪中抽离,让气势汹汹席卷而来的恐惧变得可以忍受。“Minho,嘿,”Minho注视着,注视着,领会了Newt视线里的担忧、恐惧、宽慰、愤怒和温柔。“有我在。”

然后就像第一天那样,Minho相信他。


*



*


他醒来时,第一眼就看见Newt抱着他,手指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

Minho挪动身体,试图把他们调整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但是Newt在他臂弯里僵硬了,又贴了上来,呢喃着更紧地抓住Minho的手臂不愿松开。

“Newt,”Minho静静想要哄他,但Newt只是把自己更深地埋进他怀里。Minho不忍心吵醒他,于是妥协地伸出手臂环住Newt,把他揽过来。Newt在他怀里融化了,脑袋埋进Minho颈窝,呼吸让他觉得痒痒的。“有我在。”Minho低语,然后又感到一阵困倦。

Newt的心脏贴着他的胸膛律动,而Minho呼吸着。


END

  55
评论
热度(55)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