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移动迷宫][Minho/Newt] 我从未告诉过你 01

作者:Momma-Ran

原作:https://www.fanfiction.net/s/10739378/1/I-Never-Told-You


Ch02 Ch03


我从未告诉过你 

严重剧透注意!!!涉及到小说第三部讲到的Thomas来迷宫之前的事。

 

作者注:标题取自Colbie Caillat的同名歌曲 I Never Told You。

译注:因为作者写的是小说同人,所以有些设定和电影不一样,比如Newt是金色长发,一开始Alby还是二当家之类的。电影没出现过的小说设定采用台版翻译,感谢Brac告诉我各种专有名词的译法XD


————————————————————————————

简介:

Newt自杀未遂,Minho在恢复期帮助他。他们的关系逐渐发展,所有人一起建立更牢固的羁绊。之后可能会有小说第二部、第三部和前传的内容。

 

01


他们说如果你懈怠下来,就会抑郁。你变得抑郁,就会开始放弃。

就那么简单。

他们是这样说的。

要知道,这里只有一个问题。

我并不懈怠。

我每星期奔跑数百英里,从日出一直到日落。我把迷宫的结构以及任何异状牢记在心。这并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容易,因为迷宫每晚都会改变。结束一天的奔跑以后,我就去地图室记下全部的变化,以免忘记。然后我们分析当天迷宫的情况。完成这些工作以后,我才吃晚饭,并在溪水里洗去所有的汗水和污垢。最终,夜幕降临几小时以后,我盖上被子,在星空下入睡。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整理行装,然后动身再次进入迷宫。每天的日程并无不同。

所以我并不懈怠。我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懒骨头。我的头脑就像我的双脚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快速运转。

尽管如此,我正在变得抑郁。我就要放弃了。

我能感到它像疾病一样侵入骨髓。它拖累我,如同某种束缚。我连睁开眼睛的意愿都没有,更不用说做事有效率了。最近,我甚至都没有在跑自己那部分迷宫。我在里面跌跌撞撞,就像喝多了Frypan的威士忌。再也没有穿越迷宫的理由了;我记得所有的变化。要知道,迷宫的变化有模式可循。我要做的只有记住当天的模式,然后回去记下来。

相信我,我明白自己没有真正在付出。我知道这可能让自己的状态更加恶化了。

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来帮助自己,那就真的会后悔。过去几周里,在做出不同的尝试后,我觉得自己甚至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完美方案。

我要自杀。

就像我说的;当你变得抑郁,就会开始放弃。

 

*

 

Newt把两个苹果和一小瓶水放进他的装备,把纸笔放进另一个口袋。他的刀放在背包一个特殊的位置。另一把长得多的刀栓在腰带上。Newt检查了一下,确定鞋带已经系好。少年伸手抓抓他的金发, 然后挤出一个微笑。至少,他希望这是微笑。说不定这是个苦笑。做好了准备,Newt动身前往迷宫西门。

几个行者向他挥手,一边走向各自的迷宫入口。他也挥手,向他们夸张地笑着,几乎弄疼自己的脸。走过草地,太阳在背后升起,他觉得这恍若梦境。

今天,Newt有一个大计划。将会改变一切的计划。

后背被重重地一拍,Newt差点脸朝下跌倒在地。他怒视着罪魁祸首Minho。他有着橄榄色的皮肤和漆黑的头发。“干什么,混蛋?”

Minho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又灿烂地笑起来。“拜托,Newt,你就不能给我个好脸色吗?”Minho深棕色的眼睛闪烁着笑意。

Newt稍稍侧过身,用肩膀撞撞Minho的。“当然不能。”

Minho笑得更灿烂了。“很好,因为我喜欢我的兄弟这么硬派。”不等Newt反应,黑发少年发足奔跑起来。他的笑声甚至在他进入大门以后都能听见。

虽然郁郁寡欢,Newt的笑容却无法消褪。他放任自己的思绪被情欲牵引。他们被投放进迷宫已经一年,有些男孩已经找到了伴侣。一群少年被关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这里的存活或死亡仅仅意味着他们之间的羁绊更牢固,移情更少见。想到他和他的队长在一起让Newt感到愉悦,微笑在他脸上又停留了一瞬。

在Newt头顶,一百二十英尺的迷宫巨门高耸着。此刻门已经完全打开,展露出迷宫入口的一条过道。茂密的藤蔓攀附到墙壁的一半高度,Newt不止一次地诅咒过它们不能长到墙壁顶端。若是这样,他们就能爬到墙顶获得自由。一只甲虫哨用它红色的摄像头独眼注视着Newt,让他一阵战栗。“好好看戏吧,混蛋。”静静地叹了口气,Newt跨过门槛。他逐渐加快步伐,直到跑进迷宫。左,左,右,左,右。行者闭着眼睛都能跑过这条路线。

但今天不同;某种期待感在他心中涌动。过去几周的怠工对他并无妨碍;Newt在迷宫里加快脚步,没有特意砍断藤蔓或是在拐角减速,因为他不需要返回幽地。他来到一处藤蔓长得较高的地方。当然,并没有高多少,也许只有几英尺。但对Newt来说,哪怕是高一点都好。停下脚步,Newt取下装备。他从腰带上解下刀,让它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Newt深呼吸了一次,好让翻涌的思绪平复下来。这会惹恼所有人,但Newt觉得他必须这么做。有生以来第一次,行者似乎感到了喜悦。他抓住一根藤蔓,叶片挠得他手腕发痒。等到Newt爬上一半的高度,太阳已经升得比迷宫围墙还要高了。Newt缓慢地攀爬着,因为他不想轻易跌下去。

最终他爬到了藤蔓顶端。稳住身体很难,因为这里的枝叶略为稀疏。然后Newt自顾自笑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边这么说着,Newt一边默默恳求事情进展顺利。他稍稍松开手。“请别太生气。拜托了。”Newt蓄足力气,然后松开手脚蹬离墙面,终于感到无所畏惧。

身体在空中翻滚,他侧身跌落在地。坠落的过程短暂得让人惊讶。在冲击下,Newt觉得他的腿骨摔得粉碎。有那么一瞬,Newt感到火焰灼烧般肢体撕裂的疼痛。然后他的头撞上了石头地面,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Newt醒来时,觉得异乎寻常地冷。这是他第一次在迷宫里感觉到冷,而且他似乎躺在一汪水里。他抬起一只手,随即呜咽出声,因为身体剧痛起来,像是在对这个动作发出抗议。轻轻地,他碰碰自己的头,然后倒抽一口冷气。心脏悸动着,他的头随之一阵抽痛,腿也是如此。每一次呼吸都疼痛难忍。随着记忆慢慢恢复,Newt感到绝望的潮水吞没了自己。

他失败了。

之前金发男孩来到这里爬上墙壁是想要自杀。对他来说,死亡是唯一逃出迷宫的办法。从高处跳下似乎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别人就找不到他的尸体。今天他还在那儿,第二天就会消失不见。他确信怪兽会在第二天黎明之前把他的躯体带走。

Newt没有费心擦拭流淌在脸上的泪水。没有必要。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躺在一汪水里。它太温暖粘稠;更不用说还有铁锈味。他再次抬起浅色眼睛查看太阳的位置;它悬在头顶。如果他被太阳直射着却还觉得冷,那么失血量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料。Newt闭上眼睛,希望他能再次昏迷。

 

又过了几小时,Newt决定采取行动。腿上的疼痛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他能感到体力正在慢慢流失,干渴更是要把他逼疯。如果他不想失血过多死掉,那不如试着活下去。而且,他不希望自己在还活着的时候被怪兽掳走。这不是金发男孩想要的死亡方式。

打定了主意,Newt试着用手支撑起身体的重量。手臂差不多能撑住的时候,行者往上加了一点力道。又一点。缓缓地,他把自己调整成半坐的姿势。腿上的疼痛太剧烈,让他眩晕恶心。但失血没有让情况变得更糟。他浅浅地呼吸着,蓝眼睛四处寻找自己的装备。它在墙边,大约三英尺远。Newt吞咽了一下,不知道他要怎么才能够到那里。

完全坐稳后,Newt终于把视线投向受伤的腿。眼前的景象非常可怕。从脚踝到大腿,Newt的裤子浸透了鲜血。他没有看见露出的骨头,但腿肿成了平常的三倍大,而且血迹下似乎还有淤青。更不用说腿弯成的不自然的弧度了。

恐慌像冰水在血管里蔓延,让他浑身发冷。他哪里都去不了。啊,糟透了。Newt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几乎变成了喘息。他嘶哑地低语,“该死。该死。该死。真他妈该死。”手臂开始颤抖,但Newt不想再躺回那滩凝固的血液里去。

相反,他试了试自己完好的腿。有点酸,但Newt很庆幸它没摔断。金发男孩移开他的好腿,让两条腿不再相碰。他眼前一黑,几秒后才恢复了正常。然后他调整了姿势,面朝着自己刚刚跳下的墙壁。他的装备仿佛远在天边。空气撩动Newt干渴的喉咙,他虚弱地咳嗽一声。必须弄点水来。

Newt咬牙试着用伤腿的脚跟支撑起自己。汹涌袭来的剧痛几乎让他陷入昏迷。即使狠狠咬住嘴唇,他也无法停止喊叫。疼痛平息的时候,Newt尝到了血的铁锈味。可他不得不挪动自己的腿。蓝眼睛扫视着四周,寻找有用的东西。他的视线停留在那把刀上。

他跳下去的时候勉强避开了它。Newt伸手把刀拿过来握住。银色刀刃反射着日光,让他的视野暂时陷入一片空白,直到他旋转了刀刃才恢复。金发男孩严肃地考虑着把刀用在自己身上。沉思中他咬住下唇;立刻,那里绽开了,血迹顺着下颌流下。在这种情况下,在决定好自己到底想不想死之前,他的血就要流干了。

意识到这一点让Newt吓了一跳。他当然想死。他已经筹划了好几天,想好了整个计划。但事情完全没有如他所愿地进行。Newt不知道他为什么失败,但他怀疑是因为跳下的高度还不足以造成致命伤。如果Newt愿意,他可以割开自己的喉咙,或者剖开自己的肚子。有了这把刀,他就有了一百种自杀的方法。可是,金发男孩凝视着刀刃犹豫了。

突然,他想知道是否有人听见他的喊叫。会不会有人正在赶过来,看他是否需要帮助;那个人会不会是Minho。每天他都和Minho一起在这个区域奔跑,但他们通常分头行进。在迷宫里自杀是为了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尸体,可是如果现在有人过来……

如果那是Minho怎么办?如果他恰好看见Newt试图自杀?如果他仅仅晚到几秒,发现了Newt的尸体,还带着温度,却失去了生命迹象?Minho很坚强,但Newt觉得他的朋友会承受不了。这种事的心理影响一定很可怕,坦白地说,Newt怀疑他们会失去两个行者,而不是一个。

 

抛开自杀的念头比Newt想象得要容易。他调转刀子,不再握住弯曲的刀柄。尽力忽略刀刃割裂手掌的痛楚,Newt向面前的装备倾身。要是能勾住带子的话……他失败了两次,第三次终于成功。像一条饿狗,Newt扯开背包。他打开瓶盖,灌了一大口水。从唇边放下瓶子的时候,它几乎空了一半,清水泼泼洒洒地流到Newt腹部。他多希望之前没有解下背包。

感觉稍微好了点,Newt把水放到一旁,看着自己过来的方向。太阳刚刚开始西斜;几小时之内就会沉落,而大门会关闭。Newt会被困在这里,很可能会死。返回幽地是唯一的选择。

他恐怕不得不用手臂撑着自己前进,而且必须倒着来。如果支撑不住翻倒了,Newt确定自己会再次昏迷。他倒退了一英寸,留心着拖在身后的断腿。它激起一波灼痛,尖叫撕裂了Newt的喉咙,然后叫喊声低下去,变成了啜泣。用力吞咽了一下,眨掉眼泪,金发少年又把自己往后拖了一英尺。Newt再次叫出声。

 

Newt缓慢而痛苦地继续后退。一路流出的血太多了,他开始越来越忧虑。后退二十英尺来到第一个拐角花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毫无进展,而他每分每秒都在变得更加虚弱。他的喉咙因为叫喊而嘶哑,可他把水壶留在了原处。Newt把身体的重量撑在颤抖的双臂上,仰头看着天空。泪水模糊了视野,而天空似乎褪去了几分湛蓝,增加了一抹橙红。

绝望和恐慌袭来,他意识到自己绝对不可能在大门关闭前返回幽地。“继续前进,蠢货。你自己闯的祸,就要自己来收拾。”

他看见墙上有另一只甲虫哨在监视着自己。Newt向那只蜥蜴一样的银色东西扔出一块石头,它没躲闪。

金发少年又设法把自己往后拖了几英尺,然后断腿的跑鞋被什么东西绊住了。皮肤和肌肉绷紧了,挤压住摔断的骨头。几乎能让血液凝固的尖叫回荡在迷宫里,而Newt无法停止。疼痛是如此剧烈,他的视野一片模糊。胃里在翻腾,他尽力忍住想吐的冲动。什么都没吐出来,但Newt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任何痛楚了。脑袋第二次撞上地面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是疼痛让他陷入昏迷,又让他苏醒。Newt保持清醒了足够长的时间来观察情况。

首先是他的腿——实际上,是他整个身体——仍然和失去意识之前一样疼痛。意料之中。

他没料到的是有人在抱着他。他被人公主抱的姿势托着,很显然是因为那人每走一步,Newt都会感到一波新的痛楚。他眨掉泪水,然后看清了一张熟悉的深色面容。

Alby直直地看着前方,似乎没注意到Newt醒了。他们转过一个拐角,Alby加快步伐。二当家冷静有条理地说着什么。Newt很快发现Alby并没有在说什么重要的话。

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Newt会觉得这很好笑,因为Alby的个子没他高。但不是这次。他太庆幸有人找到了自己,庆幸那个人不是Minho。但随即他望着天空,恐惧渐渐涌上。天空又变成了蓝色,而那是深蓝色。

绝望的潮水将他灭顶。他们出不去了。怪兽很快会出动,而Alby也会死,全都是他的错。Newt闭上眼睛,试图眨掉眼里的液体。流淌在脸颊上的可能是眼泪,也可能是血。

有什么声音回荡在迷宫里,Newt从没听到过,但立即辨认出来。他抬头四处望去,看到的却只有攀附着藤蔓的石墙。那是狗叫。因为整个该死的迷宫里只有一条狗,Newt知道那一定是汪汪。不过,它不是因为真的叫过才被起了这个名字;它的名字更像是一种讽刺。

Alby轻笑一声。“听见了吗?它在欢迎我们回家呢。我们就快到了,兄弟。再坚持一下。”黑皮肤男孩加快了脚步。

Newt试着回答,但他只逸出一句呻吟。他再次闭上眼,因为睁开眼睛对他来说都太困难了。

又拐过几个弯,男孩们的喧闹声也和汪汪的叫声一样清晰可闻了。Newt能想象出他们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紧张不安的样子,期待着他们能够在大门关闭前返回。一边这么想着,Newt听见了大门开始合拢的金属嘎吱声。

“我们会回去的。”Alby的声音很坚定。“只要再坚持一下,Newt。医疗手会把你治疗得像从没受伤一样。你会没事的。不过,对不起,Newt。接下来会很疼。”此刻Alby几乎在奔跑了。

断腿收到的冲击让Newt不断低吟着。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头脑一片空白,视野黑白闪烁着陷入模糊。Newt疼得根本无暇顾及大门关不关闭。他希望Alby把他丢下,任由他被大门碾碎。

等到他们穿过大门的时候,Newt已经在啜泣。他整个身体因为断腿的白热灼痛而颤抖——更不用说其他别的伤口——但不知为何他的意识完全清醒。

随着Alby缓缓放慢脚步停下,所有人的声音都静止了。随即,砰地一声,大门合拢了。他们勉强逃了出来。汪汪又恢复了安静。“让条路!”Alby叫道。“医疗手,过来帮忙。”

金发男孩感觉到有人环绕着自己。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们回到幽地了,Newt觉得自己的心和希望一起沉下去。

另外还有25个男孩围在他们身边。看见Newt在Alby臂弯里的惨状,大家一脸惊骇。一个人转过身,但Newt还是看清了他苍白面容上的恐惧。也许是那个新人让Newt真正意识到试图自杀是多么愚蠢。他们需要希望,而不是……而不是Newt所做的事。

Newt想要微笑。根据他们的表情来看,他失败了。蓝眼睛扫视着人群,想找到他最渴望见到的人。Minho向他们跑来的模糊身影让Newt的胸腔开始疼痛。他试着想说“你们这些家伙”,但他仅仅再次呻吟出声。

Nick是第一个采取行动的,“医疗手,别傻站在这里。”他拍拍手。

Alby继续穿越人群。

默默地,人群分开,给他们让了一条路。只有医疗手和汪汪跟着他们。

他们离开的时候,Newt又听见了Nick的声音,“你们两个去挡住Minho,别让他看见。”

Newt听见他们迈开步子跑过去。在他们回到大屋之前,Newt再次失去了意识。


待续

  32 4
评论(4)
热度(32)
  1. JYiKz格子cryptogams 转载了此文字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