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移动迷宫][Minho/Newt] Something to Save

作者:atomeek

原作: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8609


In Dreams, There's A Way To Die属于同一个系列,但不算是续篇。

发生在小说第一部结尾第二部开头,所以有轻微剧透。


Minho在床铺间数着步子,一,二,三,然后他的膝盖撞到了Newt铺位的边缘。

他背朝Minho躺着,统一发给他们所有人的灰色T恤覆盖住脊椎的曲线,Minho强烈地想去触摸。他的手悄悄越过Newt肩膀伸过去。

他的手冰冷,这是情况不对的第一个信号。

他们所在的建筑,他们发现自己来到的地方比幽地设定的自然温度要高一些,因此Newt的手不该让他觉得那么冷,特别是当他们终于安全地待在这里的时候。

在黑暗中,他的视野并不清晰,但他看得见Newt的头发,黯淡的金色在埋住他的纯白色床单里几乎窒息。

就像雪,Minho回忆着,封冻的池塘、空气中化作白雾的吐息,还有银装素裹的世界,这些意象在他的眼睑后闪现。然后还有Newt的手,当他看到、碰到Newt的手,他想也许这就是真正的雪的触感。

即使Newt之前在睡觉,现在也已经醒来,因为他的手指勾住了Minho的手。Minho不得不把一边膝盖搁上床,唯恐自己失去平衡倒在Newt身上。又或者这就是Newt想要的,因为他一直拉着Minho直到他妥协,尴尬地钻到床上躺在Newt背后。

刚开始床上很挤,但他们折腾出了一些空间,半边被子像堵墙一样裹在他们当中,Minho的手臂垂在Newt身侧,好让他们手指紧扣。

缓缓地,Newt的手逐渐温暖,而Minho的呼吸平稳起来,在床上互相依偎得这么紧密几乎让他感到舒适了。

Newt开口时,Minho已经昏昏欲睡,清醒的意识正在离他远去。

“你在哭。”Newt说。

“什么?”Minho困惑地说。“不我没有。”

但他能听见自己声音里的哭腔,听上去像是说话的时候喉咙哽住了,于是他吸了一下鼻子想让哭腔消失。

它没有消失,而他不明白为什么。

“眼泪掉在我背上了,蠢货。”和以往不同,Newt的语调里甚至连最轻微的讽刺挖苦都没有。而且他是对的,Minho不知怎么改变了姿势,现在他的身体裹着被子紧贴在Newt背后。

“抱歉。”他咳嗽着想要挪开,但Newt也动了起来,他翻过身,于是他们在黑暗的房间里面对面看着彼此。

“闭嘴。”Newt从Minho掌中挣开自己的手,抚上Minho的胳膊,越过他的肩膀、脖子,直到手指碰到他眼睛正下方。

在Newt指尖下,他的脸颊湿湿的,这是第二个信号。但Newt没去注意,于是Minho只是闭上眼睛,对着另一个男孩的手掌呼出气,缓慢而动摇。

“别对我指手画脚。”Minho还嘴,他的话磕磕绊绊。

Newt大笑,因为Minho声音嘶哑还带着哭腔的时候这个命令听上去很可笑,但又一次地,他想也只有Minho才有资格发号施令,而且Newt觉得换作任何别的情况,这也许会让他们被杀。

但不是在这里,在这里他们很安全。

Minho撅嘴试图表现出的怒容看起来也很可笑,但那很快化作了他自己的一阵笑声。

然后突然间,他们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因为现在他们能够这么做了,尽管Minho仍然有些哭腔、Newt仍然偶尔吸鼻子,他们还是没有止住笑声。

“这简直荒唐。”Newt在抽泣的间隙说,他喘不过气,因为他又哭又笑,同时还想告诉Minho他们看起来有多蠢。

Minho也好不了多少,他必须把脸埋进Newt的枕头,这样才不会吵醒其他人。

他的双肩在Newt臂弯里颤抖,彼此的腿在被子下交缠,胸膛起伏着,一边抽噎和喘气。

“我觉得,”等到终于能够说话的时候,Minho开口,他把手伸到Newt脑后将他拉近,感受着他的心跳传到脖颈的鼓动。“光是在这里就够荒唐的了。”

“对。”Newt喘息着,笑声渐隐。随着一波疲倦的潮水突然席卷而来,他合上眼睛,感到自己在Minho的拥抱中几乎散架。他更紧地闭上眼睛,好像这么做会让眼睑后的黑暗更加深重,然后也许就能覆盖住脑海中闪现的景象。

记忆,Newt回想着,自从当初Alby把他从笼子里拉出来,自从穿过迷宫大门Minho第一次在他身边奔跑,这个陌生的概念就开始构筑。

自从他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见一片没有太阳的天空和一座没有出口的迷宫开始,这就一直是个陌生的概念。只有现在Newt才意识到,拥有记忆意味着回想起它们,而没有记忆他觉得自己将会分崩离析。

“你在发抖。”Minho说。

“我——”他开口,声音支离破碎,因为他的意识崩裂成一片一片,都是他回忆中这些年来发生的事。

那时他第一次帮助Gally给大屋铺上屋顶,然后他们在三层楼高、俯瞰幽地的地方待了整个下午。还有他第一次带着一个菜鸟介绍幽地,那时他仍然要拄着拐杖才能走路。

“我知道。”Minho的声音是真实的,就在当下,就在他眼前,并且听起来低沉而坚定,让他感到安心。“我懂。”

“对不起。”Newt深呼吸了一次,试着在思绪再次飘远之前把它拉回,就像过去他躺在医疗窝棚时所做的那样。当时他腿上牢牢地缠住绷带,好像那么做也能修复精神上的裂痕似的。“我只是——很抱歉。”

“闭嘴。”Minho冲着他的肩膀说,那里逐渐沾湿,灰色布料洇成黑色。

“我才不听你的话。”最后Newt这么说,手臂紧紧环抱住另一个男孩的后背,他不由地有了安全感。

“你不会要——”Minho顿住,他的声音又变得梗塞而带有鼻音。

“什么?”Newt僵硬地笑着,浅浅地抽泣,随即他也和Minho一样完全抽噎住。

“就算Alby不在这里,他也不会希望你——你知道他不会希望你而且——而且我也不想让你这么做,Newt,你知道的吧?”他零乱的句子像是玻璃碎片,因为透露出的暗示而危险地崭露锋芒。

Newt吞咽了一下,闭上眼睛,不愿去看Minho真挚注视自己的模样,不愿现在就给出答案。

“Newt。”Minho坚持道,隔着薄薄的被子伸手握住他的肩膀。“Alby也许不在了,但是我还在,好吗?而我需要你——太需要你了,所以你想都别想再来一次,听见没?拜托,Newt,向我保证你不会放弃。”

在黑暗中,他照做了,用一句低语和一次轻柔的嘴唇相触。“我保证。”


END

  22
评论
热度(22)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