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移动迷宫][Minho/Newt] 所有的痛苦

作者:Mockingjay.Werewolf

原作: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04888/1/All-That-Pain


译注:小说同人,所以情节和电影有点不一样,比如Minho他们在迷宫发现了一只死掉的怪兽什么的(´・ω・`)

有Newt过去的关键剧透注意。

 

Minho以为自己回不来,但他还是回来了。Newt对他非常生气,而且为什么不呢?他抛下Newt一个人,让Newt为他担心,让Newt以为他死了。但他的眼睛里有宽慰。很快,肾上腺素褪去,疼痛袭来。他觉得不止是腿在疼,奔跑已经让他习惯了这种感觉;但胃痛快要把他逼疯,也许怪兽给那里添了一道伤口。

接下来几分钟是一片眼花缭乱,Newt立刻掌管了局面,把Minho和Thomas送到医疗手那里,叫人把Alby从墙上的藤蔓里放下来。Minho发现自己很快被运到了大屋。大家挤挤挨挨地围观着,大多数人都一脸吃惊,这不难理解;而Minho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昏了头,但他们似乎很惊恐。

他们当然有理由惊恐,因为Minho的状况看上去大概很糟糕。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然后几乎希望自己没这么做过。鲜血浸透了破碎的衬衫,把深蓝色的布料染成锈红色。

他发现自己坐在临时医务室的一张床上。已经有人解下了他的装备,他不记得是谁,也许就是他自己。大脑没能正常运转,他开始感觉到昨晚的创伤。

“Newt。”Minho说,吓到了他自己。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Minho惊动了值班的医疗手Jeff,他担忧地朝他看了一眼。

Jeff递给他一瓶水,而Minho只是把它推开。“瞧,Minho,你得喝水。”Jeff说,语调严肃不容拒绝。

但Minho很固执,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Newt,我要Newt。”他坚持说。Jeff叹了口气。如果固执有比赛的话,Minho一定是冠军。得了吧,出生的时候Minho也许都不愿意从子宫里出来。

“Minho……”Jeff开口。但Minho一句都不会听进去。Jeff妥协了,离开大屋去找Newt。Minho目送他出门,在平常的情况下,他应该会有一点满足,但此刻他满脑子想的只有Newt。内疚席卷了他,他需要见Newt,需要为丢下他一个人道歉,即使只有一晚。

Minho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这简直像永恒。Newt出现了,他的金发一团糟,前额有一抹污迹(天知道那是怎么弄上去的),还一脸非常不耐烦。但Minho想,可以逃离幽地的纷扰,也许Newt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开心的。

“你现在到底想要什么,Minho?”Newt没好气地问。Minho注意到了Newt看上去有多累。Newt看上去总是很累,但今天尤甚,从他耷拉的肩膀和疲惫的双眼来看。

“你。”Minho回答,没有多费唇舌。他希望Newt能明白,他知道Newt会明白。Newt一直都懂他。Newt检查着Minho的伤口,表情软化了一点。关于昨夜在迷宫的事,他什么都没问,尽管Minho怀疑,一旦自己的情况稍微好一些,Newt会强迫他回想起来。

Newt首先看到的自然是血。他让Minho脱下快要撕裂的衬衣,却发现它牢牢地站在干涸的血渍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设法帮Minho脱下,其间他的指关节轻轻摩擦着Minho的皮肤,战栗顺着他的脊骨向下蔓延。

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些纯洁的接触上。一次轻微的抚摩就足以让他的脊背蹿过一阵快感,而想到永远都不能再被这样触碰……他最好不要继续想下去。

看见伤口的时候,Newt咬住嘴唇。那道深深的伤痕一定是某头怪兽的尖刺留下的。他不是Clint或Jeff那样的医疗专家,但他比大多数人都更擅长急救护理。

他想办法洗净血渍并清理了伤口,一看见Minho疼痛地畏缩,就停下动作。Minho一直说没关系,一直试着让Newt安心,但Newt仍然很担忧。Newt总是在担忧。

Newt终于处理完毕以后,他伸手去旁边的桌子上拿药。Minho选择这个时机开始道歉。“Newt,对不起。”他开口。Newt的视线对上他棕色的双眼,看起来有一点困惑。“抱歉我昨晚丢下你一个人,对不起,Newt。”

他们都沉默了。Minho开始感到紧张,Newt仍然在拧着药膏的盖子。“我以为你不在了,Minho。”Newt说,声音低得像一句耳语。“我一整晚都睡不着觉。我该死地不能失去你。”Newt眼里开始充盈着泪水,他把它眨去。

Minho试着起身,却发现挪动身体让伤口疼起来,他痛苦地叫出声。Newt差点把药膏掉在地上。他定了定神,继续帮Minho疗伤。

Minho以为上药的时候会疼,但Newt轻柔地把药膏涂抹在伤口上,像清理伤口时一样温柔,像他一直以来对Minho那样的温柔。Minho倒抽冷气或是吃痛畏缩的时候,他就止住动作。Minho尽力忍住,双手死命抓住床单边缘。他这么用力地咬紧自己的嘴唇,Minho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还没流血。

Newt伸手拿来绷带,然后爬上床,好坐在Minho背后为他缠裹伤口。他一边盘腿在Minho身后坐下——虽然跛了脚,他还是能做出这个动作——一边全神贯注地盯着Minho后背的伤口。他怕自己一分心,就会忍不出哭泣、忍不住回想起昨夜的恐慌。他意识到自己即将失去Minho,却无能为力;那一晚只要一想到Minho,他的胸口就会抽痛。

Minho想揍自己,要是他发现那头怪兽不是真的死掉,要是他及时赶回来,就能让Alby免遭这样的痛苦,能让Newt免遭这样的痛苦。Newt不该被这样对待,不该觉得他的腿瘸了就是个废物,不该独自度过漫漫长夜却没有Minho在身边抱着他,告诉他事情会好起来,尽管Minho深知并非如此。事情从来不会好起来,他们被永远困在了幽地。

但如果他有Newt,永远也并没那么糟糕。

而且Minho很抱歉,他全身心地感到抱歉,内疚从心底开始将他一点点吞噬。Newt注意到了,Newt总是能注意到。他把手搭在Minho肩膀上。“这不是你的错。”Newt想要安慰Minho。

“这该死的就是,Newt!我本可以更快些,更小心些!”Minho说。他的声音响得几乎算是喊叫。

我本可以让你免遭这所有的痛苦。

Minho感到Newt的前额贴在他背上。Newt不在意Minho身上的汗水、不在意他被迷宫弄得浑身脏兮兮,他只在意Minho就在眼前。Minho活着,没有永远消失。一个晚上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他又恐慌又担忧,可如果Minho仍然活着,昨夜的煎熬就值得。

“我让你担心了,Newt,我很抱歉。”Minho哽咽地说。他不能哭,也不会哭,不能让Newt比现在还要担心。Newt伸出手,Minho立刻将它握住,他的手指纠缠着Newt纤细的手指。

“没关系……你没事了。”Newt贴着Minho的皮肤低喃。Minho没事,所以Newt也没事。Newt思虑着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命运是怎样交缠在一起,就如同他们的手指。如果这意味着能让Newt开心,意味着他能让Newt不再痛苦,Minho甘愿在那座愚蠢的迷宫里奔跑一百万次。

但他做不到,因此他紧紧握住Newt的手,忍住眼泪,提醒自己只要他活着,Newt就永远不会再次自杀;只要Minho能从迷宫回来,只要Minho能在身边握住他的手,用自己的臂弯抱住他,Newt就能支撑下去。

Minho感受着Newt贴着他的皮肤平稳地呼吸。他希望他们能像现在这样一直到永远,留住这并不多的瞬间,在此刻他们能够忘记迷宫,忘记创造者。此刻Minho能感到Newt和他肌肤相亲,他们心中只有彼此。而且他们安然无恙,只要他们有对方可以依靠,就不会有事。他们就像互相依存的两根支柱,如果一个倒下,另一个也会随之倒下。

而他们都不想倒下,他们会将彼此从倾覆、从痛苦中拯救,只要还有余力。

他们就这么待了一会儿,仅仅享受着沉默、享受着彼此的陪伴。然后Newt起身给Minho包扎好,开始护理较轻的伤口。Minho任由Newt对他的伤势大惊小怪,任由Newt把此时幽地的一片狼藉抛在脑后,即使只有片刻也好。

Newt让Minho躺下睡觉。Minho太累了,没力气争辩。Newt为他唱了什么,某首让人冷静、催人入眠的歌。他的手指梳理着Minho的头发,尽管并没有什么可以梳理。当Newt吻吻他的前额,说他还要去处理幽地事务的时候,Minho已经昏昏欲睡。

Minho试着微笑,但睡意涌了上来。他愉快地堕入无梦的睡眠,明白Newt没事,Newt爱他。而这就够了。

但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为Newt带来了这所有的痛苦。


END

  34 8
评论(8)
热度(34)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