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移动迷宫][Minho/Newt] 我们会打败他们,Newt

作者:Akiry

原作:https://www.fanfiction.net/s/10152509/1/We-re-gonna-beat-them-Newt


小说剧透注意。

      |

      |

防剧透 (´・ω・`)

      |

      |

发生在第三部第8章和第9章之间,Thomas、Newt和Minho在知道Newt对病毒不免疫、拒绝恢复记忆以后被关起来那天晚上的故事。


那一晚,Minho竭尽全力想睡一会儿,却只能睁大眼睛对着天花板盯上好几个小时。尽管房间里的光线比他们刚被关进来的时候昏暗了不少,就像是某种人造的傍晚,却还是对他的睡眠毫无帮助。Minho叹了口气,翻过身回想着白天发生的种种,试着在柔软的床垫上放松下来,却失败了。他无法把Newt紧张的脸从自己脑海里抹去,那时他听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非免疫名单里,眼睛一眨不眨,嘴唇抿得紧紧的,他甚至看到Newt打了个冷颤。虽然床铺温暖得让人留恋,他还是焦急地想把头探到床边和Newt谈谈,不过Minho有更周全的考虑。如果要和Newt谈话,就必须私下交流,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Thomas躺在另一张双层床上。脑海里翻涌着对鼠男的愤怒和对朋友的感同身受,Minho知道自己在几小时之内是没法入睡了,于是决定如果Thomas先睡着、Newt又乐意的话,就去和他谈谈。Minho扫了一眼手表,发现自从他们决定上床睡觉之后,只过了四十分钟。

于是Minho等待着。虽然他喜欢Thomas,而且在认识他以后这段不长的时间里和他亲近起来,他仍然觉得Thomas不该加入自己和Newt的对话。只要Thomas在场就不太对劲。可是,随着Minho开始组织具体要对Newt说的话,他的思绪变得纷乱,Minho发现自己甚至比刚开始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终于,Minho听见了Thomas胸膛平稳的起伏,知道他已经睡着。Minho等了几分钟,让Thomas睡得更熟,然后他谨慎地聆听着任何Newt清醒的迹象,他自从睡下以后就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就在此刻,一声压低的啜泣传来,Minho坐起身,探出床沿低头看着他的朋友。Newt双眼紧闭,咬着嘴唇,眉头皱得紧紧的,一滴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听到Newt抽噎了一声,Minho明白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他刚踏上双层床梯子的第一级,就发现Newt翻过身,注视着他一路爬下来。下地以后,Minho蹑手蹑脚地来到Newt的头枕着的床的另一端,小心地不去吵醒Thomas。他在Newt身边蹲下,他的朋友匆忙地用手背抹了抹脸,而Minho一言不发地捏捏他的肩膀。他在床上坐起来,给Minho腾出位置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但Minho摇摇头,转而站起来,放轻动作慢慢走进厨房,拿回一张椅子放在Newt面前坐下。他更喜欢这种方式。Minho向前倾身,专注地看着Newt,而他低头坐着,手指绞在一起。

“我根本不该觉得难受。”Newt安静地说,声音脆弱,回避着眼神接触。他抬起头,“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感染了。”

“可是这不公平。”Minho说,盯着Newt的双手,他的手指一路拂过Newt的手臂,然后Minho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Newt嗤笑一声,暂时忘记了Thomas的存在,“WICKED什么时候做过公平的事?”他问,声音里流露着厌恶。

Minho甚至不需要思考这个问题,他知道回答是“从来没有”。他摇摇头。“我知道。”之前他在脑海里反复排练过的话似乎已经不见了。他努力想要说点什么,但那些话却再也无从出口。Minho扫了一眼他的朋友,Newt的双眼盈满泪水。

“我知道你想要安慰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Newt在抽噎的间隙说,“但这他妈没有意义。我们都知道——”他寻找着合适的话,咬住嘴唇,“我们都知道——”Newt又试了一次,却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Newt闭上眼睛,微微弓起身体,泪水开始滚落。

“我们都知道什么?”Minho问,“知道你没救了?”他把椅子向床铺拉近,把Newt环进自己的臂弯,“这完全是胡扯。或者,我猜你会说,这完全他妈是一堆垃圾。”

尽管Newt很消沉,他的嘴唇还是勾起一抹微笑,可是当他回抱住Minho、手指紧紧地抓住他衬衣的时候,Minho听见他逸出一声呜咽。

“我只想让他们死掉。”Newt说,又向他凑近了一点,头垂在Minho肩上,“在他们对我们做了这一切之后。在他们给我们这所有虚假的希望之后……”抓住Minho衬衫的手握紧了,Newt双肩颤抖着,发狠地说出接下来的话,语调里突然满溢的恶意让Minho觉得自己的脖子像被蛰了一下。“他们都必须下地狱。”

Minho仍然抱着他的朋友,一边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从没见过Newt如此痛苦的模样,而他话语中的敌意让他担忧。“我们会为你弄到那个解药的,Newt。”Minho坚定地说,他温柔地摇着怀里的Newt,自己的视野也开始模糊。“我们要和WICKED战斗,嗯?我们会打败他们,而且会赢。听到了吗,Newt?”他问,更用力地捏了Newt一下。Minho闭上双眼,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令人信服,“我们会胜利的。”

“我们得杀了他们,Minho。”Newt抽泣出声,他的指甲扎进Minho的后背,“他们必须为对我们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Minho对Newt的话畏缩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很好。”他咕哝,担心闪焰症已经影响到了他。

“我只是想——”Newt开口,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我只是想打败他们。知道吗?一次也好。在他们的地盘里打败他们。”

Minho点点头,完全明白Newt的感受,“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个。”他说,“明天。‘某种方式,某种手段’,记得吗?和他们所有人战斗。我保证。”

Newt缓缓点头,但他的声音迟疑而颤抖。“可是万一——”他说,“万一这一切都是谎言怎么办?万一根本没有解药,WICKED只是又在耍我们?”

Newt的情绪似乎交替得非常极端,从悲伤到愤怒,又变回痛苦。虽然Minho担忧着他变化的情绪,他还是清清嗓子,轻声说:“那我就得去上几堂科学课了。我自己给你做解药。让你好起来,嗯?”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Minho紧紧抱住Newt,直到他的抽泣渐渐止息。Minho终于松手以后,Newt又揉了揉眼睛,然后对Minho淡淡一笑。“要知道,你不恶声恶气的样子倒是不坏。”他说。

Minho哼了一声。“我?恶声恶气?你该看看自己是什么样。”

Newt对此报以一笑,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突然对他们的谈话害羞起来。“谢谢。”他静静地说。

“嘿,这不算什么。”Minho说,拍拍他朋友的肩膀,“只要你有需要,就尽管来找我。我们毕竟一起经历过这些该死的事情,而且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你知道的,对吧?”

Newt点点头,对上Minho的视线,他的双眼熠熠发亮,充满狂怒。“对。而且我们要毁灭他们,我们一起。”

Minho简单地点头作为赞同,因为这个回答而感到有点紧张。Newt的话让他的脊骨蹿过一阵轻微的战栗。他望进Newt的双眼,发现没有玩笑的迹象。那双眼睛阴郁、冰冷而严肃。寂静在房间里蔓延开来,Minho看着他的朋友换了表情。仿佛有人按动了一个开关:现在Newt垂下眼睑、目光空洞,睡意终于一点点侵袭了他。

“你累了,Newt。”Minho说着站起身,试着把Newt瞬息万变的情绪归结于他最近几周都没有好好睡觉。“我们该休息一下。”迅速地,他把椅子拿回厨房,又走回床边。Newt钻进了被子,眼睛疲惫地眨动。Minho对他的朋友安慰地笑笑——他希望这是安慰——然后爬上梯子,蜷缩进自己的被窝。

“晚安。”Newt轻声说,之前他语调里所有的怒意此刻都消弭于无形。

“晚安。”Minho回答。冷静下来的Newt让他放松了一瞬,但他仍然忧心忡忡。和Minho不同,Newt总是知道怎样保持冷静,可他刚才表现得并不像过去那个Minho了解欣赏的冷静自持的Newt。Minho的思绪追溯到Newt从迷宫墙上坠落的时期,然后他疲惫地摇摇头,试图从萦绕不散的记忆中摆脱出来。尽管他在为Newt担忧,之前的交谈已经让Minho感到很累。带着脑海中的种种念头,他陷入了睡眠,但梦境充满了焦虑和猜疑。等Minho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睡着过。


END

 

译注:把Newt说的buggin’翻译成了他妈的(´・ω・`) 这个词应该也是要表现出他的英国口音,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翻了_(:з」∠)_

  20 6
评论(6)
热度(20)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