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cryptogams

翻译的同人全都要过授权
Minewt不拆不逆

 

[翻译][移动迷宫][Minho/Newt] I Bloody Dare You 下篇

作者:Aeliia

原作:https://www.fanfiction.net/s/10080438/1/I-Bloody-Dare-You


上篇戳我 依然感谢木木beta(´ 艸`)


“Thomas,Thomas!”

Thomas眼睑眨动,睁眼看见Brenda——她还是只穿着吊带背心和热裤——低头看着他,深棕色眼睛里流露着担忧。他想到自己现在只穿了一条四角裤,胃里立刻一阵翻搅。

“谢天谢地。”她说。“我还怕你会昏迷一整天呢。”

“看起来Tommy连这点小意思都hold不住。”Thomas听到Newt在另一张床上说。他扬起头,看见另外两个家伙仍然互相依偎着;甚至坐起来以后他们还保持着这个姿势。Newt伸开双臂环抱Minho,而Minho把头向后靠在金发男孩的肩膀上。Newt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是不是很惊讶我们真的做到了?”

“差不多吧,”Thomas回答,转向Brenda。他能毫无遮拦地看见……某种让他脸红的景象。黑发女孩觉察到了,向后退开,在单人床上盘腿坐下。

“我们能停下吗?”Minho抱怨。“这个蠢货昨晚把我榨干了。”

刚说完,Minho就发出一声被扼住喉咙的哀嚎;Thomas想一定是Newt狠命抱住了他。

“你这家伙明明很喜欢。”Newt说。

Brenda抱怨地叹息。“别再抬杠了。”

Thomas点头表示赞同,然后清清嗓子。“所以这就是你的大冒险?”他问,忽略了旁边床上打闹挣扎的声音。

“对。他们让我在夜里爬到你床上,脱掉你的衣服,然后和你一起睡到早晨。我这样的女汉子有什么不敢的?所以我就来了。”

想到在睡着的时候被Brenda脱下裤子,Thomas不禁扶额。这简直羞耻得难以置信。

Minho和Newt的打闹终于慢慢平息,他们恢复了冷静。房间里有一瞬的安静,然后Minho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饿死了。”

“很好,”Thomas赞同,急切地想脱离自己只穿一条短裤的窘境。

“我们还得黏在一起吗?”Newt望着Brenda问。

“不,我想我们已经看够了。”

这一天波澜不惊地过去了。Thomas大多数时间都在大堡里闲逛;偶尔在储藏室里找到打开的包裹或是板条箱,就在里面翻找一阵。那里几乎都是无用的东西,不过Thomas确实找到了一顶他喜欢的帽子。

除了找东西吃以及在没被Newt和Minho抢占的情况下躺在大厅沙发上,他就这样打发时间。Brenda大多数时候都和Jorge一起待在驾驶舱。他试着在那里和她待一会儿,却觉得自己在他们的谈话里显得多余。Brenda和Jorge聊的是他们在阿拉斯加共度的时光。

Thomas叹了口气,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干的。今晚和昨晚一模一样;只不过每个人都很忙。于是他懒散地一直躺到晚饭时间,起身走向大堡里小小的厨房和餐厅的时候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

Brenda已经开始做饭。Minho坐在桌边,握着刀叉期待地望着正在调试微波炉的Brenda。Thomas想既然Minho对她做的菜激动成这样,今晚吃的一定是米饭。

Newt在他后面晃进厨房,然后是Jorge。“唔,看起来大家都到齐了,孩子们。”西班牙人宣布。Newt在Minho旁边坐下,扶额叹了口气。

“在这个该死的大堡上就没事可做吗?”他抱怨。

“我们可以玩——”

“我再也不想玩你那该死的游戏了,女人。”Newt打岔,对Brenda怒目而视。厨娘翻了翻眼睛继续做饭,现在Thomas看清了那是昨晚的剩菜。好极了;他又得强迫自己下咽煮过头的通心粉。

然后Jorge开口:“我们玩脸红游戏怎么样?”

“哦,那个游戏啊。”Brenda回答。

“听起来不太好玩。”Thomas咕哝。

“对,那家伙说得没错。”Minho附和。

Newt也点头赞同。“我他妈受够了这种玩意。”他说。

“至少试一试嘛,”Jorge恳求。三个男孩摇摇头,Brenda在一边给他们分发晚饭。

“我觉得我们应该玩玩。很有趣的。”她发表意见。

“你说的有趣是指让我抱着一个汉子睡觉。”Minho愤怒地说。

黑发女孩轻笑。“有趣极了。至少现在你能说你已经和人睡过了。”

Minho想要还嘴,这时Newt打断了他。“那你呢?毕竟,昨晚你可是把Thomas脱到只剩内裤,还爬上床和他睡在一起。”他提醒她。Thomas和Brenda都脸红了,而Jorge的脸色从冷静变成狂怒。

“你做了什么?”他几乎咆哮着说。

Brenda挥舞双手防御。“那是个大冒险!”

“不管是不是,这都太不妥了!”

“和一个枕头亲热的人还来说我?”

“你怎么知道?!”

两人的争吵白热化,唇枪舌剑地争辩Jorge到底有没有在晚上和枕头亲热。而Thomas只是很高兴话头从他身上转移了。他最不希望发生的就是因为不小心和Brenda睡了就被可怜兮兮地扔出大堡。

Newt看起来对挑起这一切的自己非常满意。他交叉手臂,向后靠上椅子。不幸的是,他太用力,椅子从身下滑了出去;自命不凡微笑着的金发男孩跌坐在地。

“哎哟!”Newt的脑袋连续两个晚上砰地磕在地面,他倒抽一口冷气。Minho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而Newt抓住他的椅子腿猛拉一把,也让行者一屁股跌落。

两个男孩扭打起来,都想把对方按倒在地。

Thomas低头看着自己原封不动的通心粉,挤出一句有生以来说过的最蠢的话:“为什么我不能做一根面条?”他赶紧扫了一眼别人,看是否有人听见,不过他们都还在忙着自己的事。Thomas坐在战场中央发愣,直到他受够了这一切。“每个人都闭嘴!”他大吼。

Brenda和Jorge立刻调转视线望向他,暂时忘记了有关Jorge是否会注定孤独一生的争吵。Minho把Newt按倒在地,他们也仰头看过来。Thomas深呼吸。

“我们就来玩那个蠢游戏吧。”他说。这不只是个建议;还是个要求,让所有人都他妈闭上嘴,规矩一点。看在上帝份上,大家正在逃离WICKED的半路上呢,他们就不能记着这点吗?

“好吧,Tommy,我会玩这个该死的游戏的。不过除非这家伙——”Newt指着仍然趴在他身上的Minho,“——也一起玩。”他说。

Minho眯起眼睛坏笑。“那好。我希望你做好四肢发麻的准备,因为你身体里所有的血都会涌到脸上。”

“啧,这就开始抬杠了。”Brenda吹了声口哨。Thomas叹了口气,希望现在他算是平息了这场骚乱。他默默用叉子挑挑拣拣地吃起晚饭,对这一切感到头疼。

“好,就这么说定了,孩子们。晚饭后我会解释游戏规则。”Jorge说着坐下来。

晚饭和往常一样平淡地结束了。不过,对于即将进行的游戏,餐厅里有种蓄势待发的气氛。Thomas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很好奇要怎么玩,并希望游戏不会要求太多赤身裸体。想到他可能必须在所有人面前脱光,Thomas打了个寒战,然后收回了脱缰的想象力。

终于到了游戏时间。五个人在他们各自的位置坐下——和昨晚一样——然后Jorge开始解释规则。

“你找一个搭档,然后互相说‘我喜欢你’直到有人脸红。如果没人脸红,就一直继续玩下去。随便什么让人脸红的话都可以;只不过……别太奔放了。”他说,看了Brenda一眼。

“看我干什么?”黑发女孩抱怨。“你该担心的是那两个人。”她指向Newt和Minho。

Newt嗤之以鼻。“需要我提醒这是谁的错吗?”

而Minho只是吹了声口哨,无辜地扫视周围。“我们能开始了吗?”他问。

“开始吧。Jorge,你能把瓶子拿来吗?”Brenda冲着厨房示意。Jorge依言去厨房拿来瓶子。

“为什么我们要这个?”Thomas问。

“转瓶子的人和被瓶子点到的人来做游戏。”她解释。

“我们为什么不能干脆自己选搭档?”Minho问,扬起眉毛。

“因为我了解你,你可能就会选择自己和自己玩。”

行者咧嘴一笑,把双手枕在脑后。“我敢打赌,我会让这里每个人都比我先脸红。”三个少年对这个无聊的玩笑翻了个白眼。片刻之后,Jorge回来了,拿着一个原先用来装橙汁的空瓶。

“好了,孩子们。谁要第一个来转瓶子?”

“我来。”Thomas说,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急切。Jorge把瓶子递给黑发男孩。

“要在哪里转?”

“我们得坐在地上。”Brenda提醒。

“好。”Minho回答。大家在地板上围坐成一个圆圈。Thomas把瓶子放在中央,等所有人坐定,就转了起来。他犀利的眼神注视着瓶子,随即抬头望向被点到的人。

Minho咧嘴一笑。“看来得由我们来起头了,Thomas。”Thomas哀嚎着向他的朋友挪过去,而Minho笑得像个疯子。

深呼吸了一次,黑发男孩开口。“我喜欢你。”他尴尬地说。

Minho仍然保持着坏笑。“我也喜欢你,Thomas。我一直喜欢你。你对我来说非常特别……”Minho放低声音耳语。

“我喜欢你远远超出你能想象的程度。”Thomas还击。

突然,Minho凑到他面前。“我想我爱你。”行者在他耳畔低语。

“行了,你赢了!”Thomas宣布,把他的朋友推开。Minho大笑,很快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哦天哪,Tommy,你现在的脸色简直太棒!”Newt大喊。

Thomas闷哼一声,交叉起双臂,像个撅嘴的孩子。“行了,看你怎么玩。希望瓶子点到你男朋友。”他回嘴。Newt的双眼闪过一抹恼怒,但他还是接受了挑战。

“那就把那个该死的东西给我。”Thomas把它递给金发男孩,Newt毫不犹豫地开始旋转。Thomas屏住呼吸看着瓶子会指向谁;是Brenda。那一刻,Thomas失望得快死了。Brenda和Newt坐在圆圈的对面,他们都向前挪去。

其他三个观众看着Newt率先开始。“我喜欢你,Brenda。”

“你太性感了,Newt。”

“我觉得你的身材简直完美。”

“我喜欢你早上乱糟糟的头发。”

“你的腰胯曲线真美。”此刻他的眼神看起来做好了觉悟。

“你的也是。”Brenda对于他的怒视毫不相让。

Thomas注视Newt对Brenda说着这些并非真心的话——最好不是真心——感到胸腔涌上一阵嫉妒。终于,金发男孩被Brenda某句涉及他下体的话噎住了。

“好了!”Jorge说,打断他们两个。Brenda和Newt挪回原先的座位,Newt的脸颊有一抹淡红。“下一个。”

“你来吧。”Newt对Jorge说。“希望你的搭档是她。”他控诉似的指着Brenda。

女孩耸耸肩。“形势所迫。”

金发男孩恼怒地吹开垂落在脸上的一绺头发。

Jorge转动瓶子。它停下以后,Thomas一点都不惊讶自己被选中了。他直视着西班牙人的双眼说:“我对Brenda做你希望我对你做的事。”

Jorge深呼吸着,把脸埋进双手,脸上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红色,而Thomas知道自己赢了。

“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个恋【】童【】癖,Jorge。”Minho说。Jorge猛地把瓶子扔给Minho,他轻松地一把接住。“那就我来,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黑发男孩咧嘴一笑,而Jorge恼怒地嚎叫起来。

Minho把瓶子放到地上,用尽全力转动起来。空瓶转啊转,终于在它寻觅的人面前停下。Thomas立刻明白了今晚将会变得很难熬。

Newt露齿一笑,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好像他一直在期待这个似的。“放马过来,你这见鬼的家伙。”

“我的荣幸。”Minho向Newt那么近地凑过去,几乎又要坐在另一个男孩腿上了。他抓住Newt的手,直直地望进他的双眼,拉近彼此脸孔之间的距离。“我爱上你了,Newton。”

Newt对用全名称呼自己的Minho冷笑一声。“你把我弄得神魂颠倒,Minho。我想让你做我的爱人。”

“想让我做?我已经是了。”Minho把脑袋凑到Newt下巴那儿,仰视着年长一些的男孩。

Newt把他拉进自己的怀抱。


随着Newt的舌头一路向下,Minho停止了挣扎,完全僵住了。终于结束了,Thomas想。Minho的脸唰一下红透了。“停下,你这蠢货!”他几乎在乞求。Newt立刻昂起头,得意地冲着脸红的Minho一笑。

“看来我赢了。”Newt从朋友身上起来,自如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好像他刚才没跟Minho亲热过、还舔了他的腹肌似的。Minho坐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沉默笼罩着所有人;Thomas、Brenda和Jorge尴尬地来回看着Newt和Minho。然后Brenda开始拍手。

刚开始她稀稀落落地拍着,然后变成发自内心的鼓掌。Brenda站起身。“我也算是见多识广,不过今天你们俩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了。祝贺。”她说。“现在,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去用漂白粉洗洗眼睛。”这么说着,黑发女孩匆匆走出了大厅,向她的卧室走去。

Newt和Minho互相看看对方,爆发出一阵大笑。“你看到她的表情了吗?”Minho大喊。

“好吧,我最好回去继续驾驶。”Jorge说。“好好玩,你们三个。”和昨晚一样, 西班牙人迅速走出了房间,不想去对付那两个吵吵嚷嚷的家伙。

Thomas等着他们的笑声逐渐平息。Newt倚上沙发,随即又站起来。“我要去喝点水,我嘴里还他妈有你的味道。”Newt宣布,怒瞪Minho一眼,离开了房间。

他一走,Minho就开口了。“不准告诉任何人我的初吻给了一个汉子,不然我马上就扭断你的脖子,快得你甚至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的。”Thomas回答。反正他也没人可以告诉。唔,也许能告诉Teresa,不过这也毫无意义。

片刻后Newt回来了,喝着一杯冰水。“现在好点了,”他说着,在沙发上坐下。Thomas爬回自己的位置,Minho也是如此。他不明白他们怎么能做到刚才还在亲热,下一分钟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们为什么会突然接吻?肯定会有人会脸红的。”Thomas干巴巴地问。

他们交换了个眼神。“这样的话,他们就再也不会让我们玩别的该死游戏了。”Minho简单地回答。Newt点头赞同。

“好吧,那你们肯定达到目标了。”

“所以Jorge去驾驶大堡,Brenda挖了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现在怎么说?”Newt问,喝完他的水。Thomas耸耸肩。

“坐在这里冥想我们还能做什么,怎么样。”Minho回答。

Thomas站起身。“我不知道你们想怎样,不过我要去洗澡了。我想你们也都需要洗个澡。”

Newt和Minho又交换了一个眼色;这开始吓到Thomas了。“行,Tommy,”Newt回答。“好好洗。”

“谢谢,”他犹疑地说,“我会的。”

沐浴在热水中就像是某种福祉,舒缓了Thomas身体每一部分。他在水流下站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洗发水挤了一大捧抹在头发上。

刚开始揉搓,黑发男孩就知道情况有点不对劲。沾了洗发水的头发纹丝不动,而且他的手好像粘在脑袋上了。事实上,确实如此。如果要把手扯开,Thomas简直要把自己的头皮都掀下来。

“搞什么……”Thomas咕哝。他仔细看了看洗发水瓶,用胳膊肘把它转过来。背面贴着一张纸,上面用难看的小字写着:

我们希望你使用愉快。

满怀爱意地致Tommy。

‘黏胶’ 上

Thomas立刻明白了自己头发里的是什么。“NEWT!MINHO!你们完蛋了!”


END

……为什么他们明明只是玩个游戏我都要把那一段做成图片……【【【【


  36 2
评论(2)
热度(36)

© 格子cryptogams | Powered by LOFTER